安陆新闻网 > 社会 > 武钢50亿美元巴西建厂 业内担忧有资源没市场

武钢50亿美元巴西建厂 业内担忧有资源没市场
2020-01-14 03:07:56   

  武钢巴西探险

  武钢投入巨资在铁矿石产地巴西建厂,预示了中国钢铁企业未来海外扩张的新趋势,但市场风险不容小视

  “中国政府支持过剩的产能向海外转移。在这种国家战略下,巴西愿意、也希望我们投资,我们为什么不做呢?”武汉钢铁(集团)公司(下称武钢)总经理邓崎琳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的这番话,可以作为武钢远赴巴西投资建厂的有力注解。

  4月16日下午,在巴西里约热内卢州州长塞尔吉奥·卡布拉尔官邸,邓崎琳与巴西EBX集团主席艾克·巴蒂斯塔(Eike F.Batista)签署全面战略合作协议。武钢与EBX集团将合资在里约热内卢州阿苏港(Acu)工业区建设钢铁厂,预期年产能为500万吨。

  这一项目投资金额为50亿美元,是中国企业在巴西最大一笔投资,也将成为中国在海外兴建的最大规模钢厂。

  在武钢之前,其他中国钢厂也有过海外建厂计划,因种种原因均无果而终。2003年,宝钢集团就开始与巴西铁矿石生产商淡水河谷(Vale)洽谈合资建厂事宜,并于2007年10月商定在巴西东南部成立宝钢维多利亚钢铁公司。2006年9月,济南钢铁(4.41,-0.04,-0.90%)集团总公司(下称济钢)与台湾聚亨集团同意合资在越南建立钢厂,目标产能1000万吨。此后,河北的唐钢集团也曾计划在朝鲜金策工业园区投资建设一个年产量150万吨钢铁项目。

  武钢集团此次建厂,在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赴巴西出席“金砖四国”峰会之际签署,且项目被巴西总统卢拉在新闻发布上热烈宣传,使其更具官方象征意义。

  这也可以视为钢铁业上下游两个大国间的首次联合。中国是最大钢铁生产国和最大铁矿石进口国,巴西则是最大铁矿石出口国,两国既有互补性,又有着难以弥合的矛盾,每年的铁矿石谈判都令双方伤透脑筋。

  武钢的巴西建厂计划,能否顺利进行还有待观察。按照邓崎琳的看法,在当前铁矿石资源不够的情况下,如果能走出去建厂,是一个好的方案。持不同意见者则认为,增强巴西的钢铁工业,将削弱中国钢铁企业在铁矿石价格上的谈判地位。此外,钢铁产业的历史表明,仅有铁矿石无法保证成功。澳大利亚虽然铁矿石和焦炭都十分丰富,却未能像缺乏原材料的日本、韩国那样拥有强大的钢铁产业。

  根据巴西钢铁协会数据,巴西2009年粗钢产量2650万吨,消费量只有1880万吨。曾担任全球最大矿业公司必和必拓(BHP Billiton)中国总裁的戴坚定(Clinton Dines)以澳大利亚经验告诉本刊记者,钢铁企业必须建设“在市场之内”(in the market),否则会因缺乏经济竞争力而失败。

  出海大趋势

  EBX集团是巴西从事矿产资源开发、港口物流、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和电力生产的综合性企业集团,其实际控制人艾克·巴蒂斯塔为巴西首富。

  双方从2009年5月开始谈判,最终明确由武钢出资4亿美元认购EBX旗下铁矿石企业MMX(Mineracao e Metalicos S.A。)股份,成为MMX第二大股东,同时获得MMX铁矿的长期承销协议,价格由双方商定。合资钢厂选址于阿苏港(Acu)工业区,武钢持有该钢铁厂70%股份,EBX旗下的物流企业LLXLogistica(LLX)持有其余30%股份,钢厂计划2012年建成投产。

  “刚开始与巴蒂斯塔谈合作时,仅限于铁矿石方面的合作。”武钢集团战略发展部一位负责人告诉本刊记者,后来,不仅仅是巴蒂斯塔本人,里约热内卢州政府也非常希望武钢在巴西建厂。“武钢对投资钢厂态度比较谨慎,因为没有在海外建钢厂的经历。但是,州政府的态度和巴蒂斯塔的能力,让我们由谨慎转向试试看。”

  据其介绍,巴西人非常希望通过建设一个生产钢板的钢铁厂,拉动巴西东北部地区的经济和发展。此次武钢的合资项目,有望在当地“创造2万个工作机会”。里约热内卢州政府承诺,将在土地、税收、劳务等方面提供有力支持。在巴西政商两界拥有影响力的巴蒂斯塔,则有意邀请巴西银行一起入股。

  根据此前签订的备忘录,合资钢厂将于7月31日开工建设。目前,武钢在巴西注册成立了“武钢巴西冶金投资有限公司”,负责武钢在巴西的矿山项目和钢厂建设。

  武钢2009年产量3034万吨,国内排名第三。邓崎琳认为,巴西期望与武钢合资建厂,主要看中了中国的资金、技术和管理能力。对武钢来讲,EBX集团拥有矿石资源,钢厂就在矿山附近,可免去运输成本,同时巴西又有市场需求,所以在巴西建厂是“双赢”。

  中国钢铁企业“走出去”的支持者在国内不在少数。宝钢集团董事长徐乐江曾公开表示,作为全球最大的钢铁生产国,中国钢铁产业的国际转移是必然趋势,仅仅是时间问题。徐乐江建议选择资源关联型和市场关联型的地方建厂。

  “中国有丰富的外汇储备,未来美元贬值是趋势,海外投资不仅可以让中国花掉美元,还可保护中国的资源,可谓一举两得。”北京钢联资讯总监徐向春说。在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秘书长单尚华看来,海外建厂避免了中国钢材出口屡屡遭遇的反倾销调查。此外,企业可借此回避中国政府频繁下调甚至取消钢材出口退税率对利润的影响。

  市场决定成败

  尽管想法上目标比较一致,但钢铁企业的海外建厂之路,比在海外收购铁矿石矿更为艰难。

  “我们已经做了两年的前期工作,最后因为建厂配套设施、资金来源等原因,越南钢铁厂项目没有继续下去。”济钢一位投资负责人士对本刊记者解释了放弃越南项目的原因。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全球钢铁生产商大幅削减产能,迫使宝钢在2009年年初提出取消巴西建厂项目,并对宝钢维多利亚钢铁公司进行了清算。不过,宝钢并未放弃海外建厂计划。“宝钢在海外建立钢铁生产基地,有一种想法是结合下游‘走出去’。比如中石油(12.23,-0.02,-0.16%)、家电企业‘走出去’后,我们从加工配送服务开始,逐步到建设钢铁生产基地。”宝钢集团规划总监吴军在中钢协会议上表示,海外建厂可以参股,逐步积累经验、熟悉法律知识。

  “不仅大型钢铁企业,有许多小企业在东南亚、南亚已经打开了局面。”单尚华告诉本刊记者,这些地方是钢材净进口国,其丰富的原材料资源和巨大的市场,吸引了中国钢铁企业去投资。

  但是,中诚信高级钢铁行业高级分析师吕寒对本刊记者表示,目前看来,中国钢铁企业海外建厂都是获取铁矿石资源的一个附加条件,此外,还需要建立基础设施、码头等,从投资效益来看,需要谨慎对待。

  澳大利亚的经历表明,仅有资源而无市场,即使是资源丰富如必和必拓者,也无法建起有竞争力的钢铁企业。2002年,必和必拓决定将旗下钢铁产业出售,就是经过多年尝试失败后的断腕之举。

  冶金工业规划院院长李新创也提醒说,目前来看,中国钢铁企业海外建厂应以获取铁矿石资源为前提,“目前还不是中国钢企大规模进行海外投资建设钢铁厂的时机。”

  他同时认为,建厂选址要考虑的不仅是资源因素,更重要的是要建在市场需求旺盛的地方。



相关阅读:
甲硝唑凝胶 http://baijiahao.baidu.com/s?id=1652514508117594819
热点推荐
今日点击排行